高等教育与前瞻:区块链在高等教育上的应用

区块链(Blockchain)是近期很火红,天天见报并引起多方讨论的话题之一。各国政府与民间均极为关注,近两年至少有50万份出版品,若用Google搜寻关键字可得出至少370万分的结果(Carson, Romanelli, Walsh, & Zhumaev, 2018)。但区块链的新闻并不是每条都这么严肃与理论,像2018年5月中旬在纽约发布的「加密」啤酒贩卖机(高敬原,2018),即利用区块链验证购买人的身分、年龄,此一应用未来可扩大到需要验证身分的场域。其他相关应用,如媒体运用区块链技术纪录已刊登的新闻内容(Shaban, 2018);像英国能源公司Centrica则利用区块链技术,透过智慧合约加密,进行电力买卖交易,以设法解决能源紧缩的问题(EnergyTrend,2018),均为已开发之应用面向。

近期脸书(Facebook)也积极投入区块链技术研发。外界好奇的是,区块链未来有可能取代脸书等社群平台,但脸书执行长祖克伯似乎不担心,反而大力拥抱新技术。投资市场也看好,与区块链有关的基金快速成长。创投也开始将加密货币(如比特币)及区块链也纳入投资组合,市场研究报告也提出相关资料,说明加密/区块链公司的投资热潮(Gnaizda, 2018)。

区块链到底有什么魅力,引起众人瞩目及投入,此技术又能应用在高等教育的哪些面向?以下将进一步探讨说明。

二、区块链的特性

区块链被纳入资讯安全领域的范围,为加密技术的应用;主要特性为透明、安全,及去中心化;是一种资料存取和资讯传输的技术,能保留每一笔资料的历史记录,也可以像开源软体一样,人人可读取、可交易,亦可增修。建立区块链的模式有好几类,有的采联盟制,先选定管理群组,如以公司形式操作,存取权限可能公开,也可能受限,但仍需获得许可,此模式多应用在业界;有些则采私有制,限定特定人员才能写入资料,如要读取资料,需先取得权限,多用于如沙盒般的封闭环境;另一为公开制,指区块链每一笔交易都是公开的,谁都能存取及参与,像比特币就即以此方式操作(Watters, 2016)。

新的区块要加在区块链里,必须透过采矿方式才能执行,因此很难造假。且采矿须耗费大量的电力才能运算。区块链内的资料不仅能存取亦可被交易,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比特币。业界预估,区块链将改变金融业的生态,若将银行的各项资料分别储存在电脑或资料库里,或储存在不同国家,甚至是南北极,也不令人诧异。

区块链以数位形式分散纪录资料,透过运算可确认新增资料的真实性,因此资料难以破解与任意修改,不仅能强化资讯安全机制,也能减少身份验证及各项交易的需求。循此趋势,区块链可望减少银行内部工作,甚至消灭部分金融业务,也可能会减少汇款费用等之收入来源。往好处想,或许反而扩大金融服务的范围,由于资料具有可信度,银行也能找出较安全的放款或交易模式,客户也无需填表,可简化交易流程(Grech & Camilleri, 2017),也可降低交易成本。

区块链亦可提升政府效能,像瑞典、爱沙尼亚已尝试用在土地管理,用以解决财务纠纷:美国国土安全部也在考虑将区块链应用在个资保护上;有地方政府将相关技术应用在驻外军人不在籍的电子投票(Miller, 2018)。相关技术可协助政府简化公务流程、减轻审计负荷、强化安全性并确保资料的完整性(Boeding, Czerwinski, McConkie, 2018),均为相关技术所及之应用层面。

三、区块链在高等教育里的应用

表面看来,区域链技术跟大学行政好像没什么关系,其实不然。区块链该如何运用在高等教育议题正引起他国关注,主要用到区块链技术的两个功能,即存取记录与交易,像利用区块链技术降低行政成本、提升校内资料安全等。在校务行政管理方面,除财务外,其他如人力资源、采购及资讯系统等,亦为可运用之面向,另可协助校务研究分析。国外已着手将区块链用在高等教育,预估至少可朝向三面向发展(Briggs, 2018; Roebuck, 2018):

  • 1.学生面:从学生入学到毕业,包括学生学习与机构表现。
  • 2.学术面:研究规划及管理、文献计量分析;
  • 3.财务面:教育与研究收入,如研究计画管理、学费收入、校务基金管理等(JaketheCryptoKing, 2018)。

就实务面来看,除了用比特币来支付学费以外,最可行的还是学籍资料管理。

区块链的每个区块都可以存入少量资料(1MB)供拥有加密「金钥」的人员登入及查阅,但无法修改,这些资料将新增或修改的时间以及操作人员身份一并​​表列,大幅增加资料的可信度。也就是资料一旦登入,就没人能删除这些区块,纪录将被永久保存,若拿来存放重要资料,如学位证书,便可永久保存,避免因学校或个人失误导致档案纪录遗失(Tapscott & Tapscott, 2017)。目前美国南新罕布夏大学(Southern New Hampshire University)已同步提供纸本和数位版学位证书Blockcerts,后者即以区块链技术开发完成(Kelly, 2018)。新墨西哥州社区学院也开始推动,为学生继续就学提供有效协助,如转学生可抵免较多学分。预期可为美国高等教育重大议题,即学生毕业率找出改善的施力点(Chatlani, 2018)。

如利用区块链的技术,储存学籍或学习资料(如修课及成绩纪录),可用于毕业生求职或未来升学,例如在应征工作时,人资征信(Reference Check)作业将更为便利,应征者也不必亲自缴交学位证书(Taghiyeva, 2017);申请学校或确认报考资格时亦同,公司或大学只要透过区块链技术,就可直接验证学历真伪,也能直接查阅成绩单。若人力银行,如国内104、1111,国外LinkedIn等平台,即能导入区块链技术来验证学经历(还可扩大应用范围至纳保资料等),可简化招募流程,公司因此能透过资讯系统,经资料筛选立即找到合适的人才(Matthews, 2017)。

就大学用人与人事单位来说,校内教学研究职务的应征人员同样无需缴交学位证书,国外大学毕业生也不用将毕业证书送到我国驻外单位进行验证,可节省信件往返时间。外交人员也不用跟大学确认学生在学情形或是否毕业取得学位,大幅减轻人力及物力上的负担。若不幸,大学因天灾人祸(地震、海啸、战争、火灾、水灾、风灾等等)导致资料损毁,也能及时获得备援。尤其以区块链技术上传的资料无法销毁。若能将学籍及学习历程等资料上传,可确保资料安全无虞(Sharples & Domingue, 2016)。

将来学生从入学到毕业的资料保存,以及之后的毕业生流向追踪调查均可运用区块链技术。不仅随时可读取,又可以维持隐私和安全性(Jonkers, 2018)。目前TrueRec已采用区块链技术为各机构培训课程提供数位证书,其内容包括课程学分及成绩等。另如欧盟EduCTX平台,亦有详尽的操作说明(Turkanović et al., 2018)。

四、案例研究~Woolf

区块链技术用于学生学习历程、能力认证或后续查询办理等工作项目,为预期主要的应用面向,但大学也正迈向更全面性的发展。英国牛津大学哲学系教授、目前正在德国洪堡大学访问的Joshua Broggi近期成立全球首间区块链大学Woolf (网址https://woolf.university/#/),这所大学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运作,它虽然有实体校区,但让学生用APP选课,教师也用APP上传成绩。校内课程学分是以区块链技术进行存取。虽然这些学分还没被正式承认(但未来有可能)。运用区块链的好处,除了能降低行政管理支出、确保资料安全之外,也能让授课教授拓展职业生涯,并减轻学生学费上的重大负担。这有点像MOOCs的发展模式,也类似近几年在中国很热门的知识(付费)内容产业(如知乎、得到(罗辑思维)、樊登读书会等)。然而Woolf大学对于品质要求极高,想依循牛津、剑桥模式组成,要求该校有八成教师要从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名列前两百大的学校取得博士学位,然后才符合录取标准( Roller, 2018)。

Woolf大学预计至少设立5学院,首先设立的Ambrose学院,预计有30名学者加入,运作模式是提供类似牛津大学的个人或双人课程(或是讲座),以面授或SKYPE等通讯软体授课。该校对学生的要求不少,三年内每名学生每周缴交2篇短篇论文。学生除了缴交必要费用约美金150元以外,个人课程每门只需支付美金400元。若学生每周修2门课,每期8周,一年修3期,大概花费美金19,200元,约为人民币14万左右(区块妹Mel, 2018)。细算下来,若在Woolf 大学就读,可享有跟牛津大学相同品质,但跟全球各知名学府的学费相比,则低了许多。若不选单人课程,而改选择一对二的课程,每名学生一门课只需支付250元,一年下来只需缴交美金12,000元,约人民币9万左右。

只可惜,不是人人都能申请到这样优质的学校,Woolf大学各学院会订定入学标准。但该校也不排除多成立几个学院,只要所成立的学院能达到一定的学术标准。Woolf大学目前尚未取得相关认证,性质比较类似大学进修课程,但对外界来说,仍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毕竟能亲炙牛津等级大师,并以私塾方式一对一指导,是很难得的机会。以目前规划的Woolf这种区块链大学模式,不仅有利学生,教师也能确保有一定的收入来源,可说是双赢的策略。

五、结语

金融业对区块链有爱恨交织的情绪,区块链虽然可提升银行竞争力,亦能削减原先赚钱的业务。同样的,区块链对大学来说,亦扮演着亦敌亦友的角色。对大学来说,区块链技术固然能发挥许多功能,但未来若创建新型态的大学,学生将有更多跨校修课的机会,亦可透过学术咨询顾问(academic advisor)协助选课,可自己规划修习课程,甚至自行订定学位名称。不仅可设法免除公文及行政庶务的干扰,也可以避开任何妨碍学习的因素,如教师只顾着研究升等、轻忽教学,或学校只顾获利,不重视学生学习需求等情形发生(Nazerian, 2018 )。对于校方来说,朝向公开透明的发展路径,未必对学校经营阶层有利。

区块链发展已有10年之久,相关技术的潜力也普遍被看好,但目前还没发展出所谓的「杀手级应用」(Newcombe, 2018)。尽管多方投入区块链技术研发及测试,但目前还无法广泛应用在市场上。技术成熟也还需要约三至五年的时间。也正好可先想一想,有哪些高等教育议题或项目,可以运用到区块链技术、可改变大学生态,以及能为大学创造哪些样貌等。若还想看看其他行业的做法,不妨参考2018年6月麦肯钖的分析-谈区块链的策略商业价值(Carson, Romanelli, Walsh, & Zhumaev, 2018),可作为教育前瞻之立基点,并同步思考能为全球高等教育导引出哪些新的发展面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