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masks:链上的行为艺术品

原本死的创作变成活的创作。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创作者之一,直到这项展品被人们遗忘。现在有人将类似概念搬到区块链上,让人们共同创作一件数字的行为艺术品—Hashmasks。

链上的行为艺术品

根据网站介绍:

Hashmasks 是个活生生的数字艺术品。最初是由全球70 多位艺术家共同创作,并产生16,384 个独一无二的数字头像。完成这项数字艺术品的关键步骤,是为这16,384 个数字头像命名。这也是人们可以参与创作的切入点。

当人们持有Hashmasks 艺术品时,每天都会收到10 颗「名称变更代币」(Name Changing Token,NCT)。人们可以使用NCT 币来修改数字头像的名称,借此参与这项艺术品的创作过程,每次修改名称都会销毁1,830 颗NCT 币。

随着NCT 币越来越少,最终人们无法再修改数字头像的名称。每个数字头像都有一个专属的名字,这项艺术品就算是完成。 

Hashmasks 数字头像和香蕉类似,它们都只是展览品的一部分。Hashmasks 的展品全貌是整个社会对16,384 个数字头像所做出来的反应。下图就是数字头像的样子,以及拥有者对它的命名。

是不是和香蕉一样,让人忍不住觉得:「这样也可以?」

Hashmasks以「福袋」开场,在网站上贩售16,384个数字福袋。每个福袋售价0.1 ETH起跳,最高是100 ETH。越早购买就越便宜。

在我写文章的当下,福袋早已销售一空。而Hashmasks 团队也借此募得了大约1 万颗ETH,市价大约1亿人民币。平均每个数字头像价值约0.6万人民币。

和香蕉的「剧本」如出一辙。当有人愿意以天价买下这些可以直接下载的数字图片,自然会引起媒体关注。这16,384个数字头像则是以数字代币的型态,储存在每位购买者的钱包里,互动性比香蕉更强、玩法更多元。

人们可以对每个头​​像命名,且名称不能与既有的重复。举例来说,若你想要将一张头像命名为Trump,却发现已经有人使用了Trump 来命名另一个头像。那你就得花ETH 把对方的头像买下来,再花NCT 币将它的名称改为Biden(随便举例)。最后,你才能再花一笔NCT 币将自己的头像改成Trump。

很累对不对?

最简单的玩法是,你可以靠持有头像来赚取每天10 颗的NCT 币奖励。NCT 币总量固定,且预计在10 年内发行完毕。每当有人改名,NCT 币就会被销毁,造成流通量减少,进而推升NCT 币的价格。当市面上流通的NCT 币所剩无几,人们就无法再更改数字头像的名称,也就等于是所有人一起完成了Hashmasks 这项数字创作。

《喜剧演员》这项艺术品的作者实际上在世界各地,媒体报导、民众打卡,到其他品牌「致敬」,都成就了作品。相对之下,Hashmasks 这项艺术品的作者都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谁花了多少钱买到个头像的纪录相当明确,就连事后在二级市场交易的资料也都可以在链上找得到蛛丝马迹。

Hashmasks 7天前上线,但根据全球最大的链上艺术品交易平台OpenSea的统计,目前Hashmasks共有3,359位拥有者,在平台上的平均交易价格为2.2426 ETH,交易量也已经达到9,916 ETH的规模。

你是不是也能开始感受到Hashmasks 是个「活生生」的艺术品呢?

实用与艺术

乍看之下,Hashmasks 就是个令人摸不着头绪的骗钱玩意儿,但我个人满喜欢Hashmasks 的创新概念。

举例来说,购买《喜剧演员》的买家除了可以获得香蕉和胶带,还会获得一张防伪保证书。这张保证书看似无厘头,却意义非凡。它保证的绝对不是那根香蕉,而是表彰你也是这项展览品的共同创作人之一。若没有这三位买家的参与,就无法成就这项创作。

Hashmasks 将同样的逻辑搬到数字世界。这次,展览品从一根香蕉变成16,384 个数字头像。展场从美国迈阿密的贝浩登艺廊,来到了无远弗届的网路。人们购买作品不用向创作者索取防伪保证书,因为每一笔交易细节都会被如实地记录在以太坊区块链,难以伪造。

至于Hashmasks数字头像的实用性,就像水果摊卖的10元香蕉一样,从来就不是展览品的重点。若你喜欢其中某一张图片的话,Hashmasks在网站内都有提供高画质下载连结,任何人都可以自行免费取用。

Hashmasks 运用区块链技术将人们的行为代币化,清楚地保留下Hashmasks 的转移轨迹,透过头像命名和NCT 的代币经济,将创作者和消费者的界线也变得模糊。这是以往不容易做到的事,也是Hashmasks 的最大创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