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os公链如何一夜成为网红?其潜力与局限是什么?

Aptos是一个具扩展性的Layer 1区块链,其采用了权益证明的共识,并结合了新的智能合约程序语言Move。随着Aptos 主网的发布以及空投APT,该项目最新在币圈讨论区突然声名大噪。

那么,这个项目特别在哪里?Aptos 是如何实现一夜爆红的呢?其潜力和局限是什么?本篇文章将为你一一进行分析。

Aptos 的爆红

Aptos是一个具扩展性的Layer 1区块链,采用权益证明(Proof-of-Stake)共识机制,结合新的智能合约程序语言「Move」、平行运算处理交易,目标达到理论上10万每秒交易量(TPS)。顺带一提,比特币的TPS大约为7到15,以太坊1.0大约为15到17。

作为Meta(原Facebook)尝试创建加密货币项目Libra 的「遗孤」,Aptos 继承了Libra 的愿景,即成为未来数百万加密用户使用的区块链。

Aptos 的首要重点是提供可扩展、安全和可靠的区块链。为此,Aptos 依赖于一种新的智能合约语言Move,它表面上是一种比当前以太坊的「黄金标准」Solidity 更「安全」的语言。当然,Aptos 并不是第一个将自己标榜为「可扩展、安全和可靠」的L1 区块链。其他L1,尤其是Solana,过去也曾尝试将其作为他们的口号,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Aptos今年三月首次在币圈掀起波澜,当时在美国创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a16z)领投的种子轮募资,Aptos募集了2亿美元。今年七月,Aptos又在FTX Ventures和Jump Crypto领投的A轮募资,募到了1.5亿美元,交易前估值达19亿美元。

再两个月后,在币安旗下风险投资与创新孵化机构Binance Labs领投下的创投募资,使Aptos估值达到40亿美元。

值得强调的是,Aptos在10月17日主网上线前就做到这一切。为回报测试网的早期使用者、公平分发第一批代币,Aptos空投了150APT币(发行时价值约1237美元)到11万235个合格地址。从CoinGecko数据来看,Aptos目前完全稀释后的市值大约92亿美元。

最近在该项目在币圈讨论区突然声名大噪,则是因为Aptos空投APT给早期测试网参与者,创造了熊市难得一见的暴富传奇。完成Aptos激励测试网申请或铸造测试网NFT 的用户,符合资格申领代币,网络上许多羊毛党、科学家用几百个帐户去申请测试网,据传每个测试网帐户可以拿300个代币,铸造NFT有150个代币,拿到一百、一千个帐号代币直接「币圈毕业」,财富自由。

Aptos 特别在哪里

从技术角度来看,Aptos的特色可以归为以Rust为基础、由Meta独立研发的程序语言Move,以及Aptos平行运算处理交易的能力。

1.Move 语言

Move 语言可以说是Aptos 大部分潜力的来源。因此,在了解Aptos 的技术原理前我们需要对Move 语言有一定的了解。

Move 最初由Meta 的Libra 团队(现名为Diem)开发,旨在提供与其他智能合约语言相比在范式上不同的智能合约编程模型;Move 没有采用基于交易的方法,而是采用基于资源的方法来定义智能合约模型。

那么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从比特币开始,绝大多数的区块链都采用了「交易优先」的方法,区块中的每个条目都是一笔交易(比如Alice 和Bob 之间的交易)。交易是相对的对象。要进行交易,需要存在Alice 和Bob 地址。为了确保Alice 不会「双重花费」代币,我们需要检查这笔交易与所有其他交易没有冲突,这不可避免地会减慢交易速度。

然而,Move「基于资源」的方法却截然不同。Move 不记录A 到B 的交易,而是记录对象(或资源)的易手情况,并相应地更新属性。重要的是,资源是原子实体——资源X 的存在不依赖于任何其他现有的资源。因此,使用基于资源的方法支援针对并行执行的更加独立的结构。

Move 中的「资源」本质上是具有某些属性的对象。用技术术语来说,它们是容器数据结构。此时,有以太坊编程背景的人可能会提出一个问题:Solidity 也有结构体,还有其他数据结构体。是什么让Move 的结构特别?我认为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虽然Solidity 中的结构在语言中具有相对外围的部分(主要用于清晰起见),但结构是Move 中一切的基础。此外,Move 的结构具有不同的「功能」,包括「复制」、「删除」、「储存」,它们定义了对像是否可复制、可储存、可删除等。这种结构与Solidity 或绝大多数常见编程语言(例如C/C++)完全不同。然而,这些不同的「能力」是非常直观的。有些东西你可以「复制」,比如代币。有些东西你可以「丢掉」。

现在思考一下Move 上「资源」的官方定义:「如果结构值无法复制且无法删除,我们通常将其称为资源。」

因此,「资源」本质上是独一无二的「结构」,将永远存在于你身边。

Move 对「结构」的完全重新定义允许它使用一种数据结构简洁地定义代币、NFT、智能合约和其他数字资产。这是以太坊的EVM 根本无法比拟的;任何有EVM 开发经验的人都知道Solidity 中的处理结构(和嵌套结构)是多么令人沮丧。

至关重要的是,Move 的基于资源的方法为其安全性提供了保障。正如Move 的白皮书所提到的,在许多程序中存在资产的间接表示,这意味着稀缺性和访问、控制是不可扩展的。例如,虽然ETH 代币的稀缺性被EVM 硬编码和保护,但其他ERC-20 代币「不继承这些保护,它们必须小心不要引入允许复制、重用或资产丢失的错误」,例如经典的重入攻击。这是长期困扰EVM 项目的问题,经常导致它们损失数百万美元。由于Move 的基于资源的方法,重入攻击是不可行的。因此,Move 编码的入门门槛可以说比EVM 更容易获得——这是大规模采用的一个关键因素。

2.Aptos 的技术原理

可以说,Aptos 最大的成就是将Move 作为一种语言推向市场。事实上,Aptos 的大部分设计都直接取自Meta 开发的Diem (Libra) 区块链。回想一下,Aptos 是一个强调可扩展性和安全性的区块链。有两种主要的技术用于实现这一点。首先是在它的共识层,即AptosBFT 共识机制。第二个是它的执行层,即Block-STM 执行引擎。

首先,AptosBFT 是一种拜占庭容错共识机制,这本质上意味着只要网络上不超过1/3 的节点是恶意行为者,它就可以继续保证安全性。这是一种标准做法: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以太坊的权益证明等都是拜占庭容错的。那么AptosBFT 究竟是如何实现其共识机制的呢?与所有其他权益证明链一样,Aptos 依赖于「质押」节点。它实现了HotStuff 共识算法的变体,HotStuff 是一种PoS 算法,与早期模型(例如pBFT)相比,它通过让节点与「轮换领导者」通信,而不是与所有其他节点进行通信,从而在节点之间提供更简洁的通信协议。虽然AptosBFT 在HotStuff 之上引入了多项优化,最显著的优化是「密钥轮换机制」(以增强安全性)和减少开销(以增强可扩展性),但HotStuff 的PoS 设计[10]没有重大的结构变化。

另一方面,Block-STM 并行执行引擎是一个更具原创性的设计,可以说是该项目的主要技术突破点。回想一下,资源是原子的——某个资源X 的易手不依赖于任何其他资源。通过将交易分组(就像乐高积木),我们可以在执行资源交易时利用大规模并行性,与以太坊相比,计算速度提高了20 倍。

Aptos会是下一个Solana杀手吗?

上线约一周的Aptos已经被捧为潜在的「Solana杀手」,主因号称有10万TPS,相较之下曾经号称「以太坊杀手」的Solana只有约6万TPS,而且有事没事就会挂掉一阵子。

除了高扩展性,Aptos跟Solana还有其他共同点,包括创投富爸爸的强力支持、由上而下打造生态系。若Aptos能培养出繁荣的生态系,就很可能抢走Solana的光环,而Solana前行销长维兹(Austin Virts)目前也负责打造Aptos生态系。

目前以生态系健康程度和采用程度来说,Solana还是领先一些。Aptos一开始代币经济学不透明引发社区不满,可能带来伤害,但若其技术目标可达成一半就好,那么就有机会从其他Layer 1区块链抢到一大块市占。

Aptos 的潜力和局限

Aptos 是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推出主网的基于Move 的L1 链。因此,Aptos 的主网发布是一个非常具有像征意义的事件。Aptos 所吸引的资金和媒体关注不一定与其内在的技术创新相匹配。

如上所述,Aptos 自身的主要技术创新在于其Block-STM 并行执行引擎。大多数其他技术方面,包括其共识机制和Move 语言的使用,都是从Meta 继承的略微改进的遗留产品。关于Block-STM 并行执行引擎,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会导致Aptos 上的用户体验与Solana 上的用户体验之间存在本质上的差异,但如果用户体验是相同的,那么用户不会关心它在技术层面是如何实现的。

与任何L1 一样,Aptos 的长期成功将取决于在其之上构建的项目。目前,其生态系统中的项目,如Liquidswap DEX、Topaz NFT 市场和Aptos 域名服务,虽然是任何区块链生态系统中的必要产品,但对于Aptos 的设计来说还不够独特。这些项目就像一个小村庄的杂货店、学校和医院,虽然对村庄的运作是必要的,但它们并没有赋予村庄任何其他村庄所没有的独特特征。

回顾过去,Solana 的部分成功可能要归功于StepN 等项目,这些项目实际上利用了Solana 的并行优势。这些GameFi 和SocialFi 项目往往涉及大量相对孤立的并行数据。因此,这些应用程序特别适合并行执行引擎,例如Aptos 和Solana,同时还能够带来庞大的用户、消费者基础和高交易量。事实上,在某一时刻,仅StepN 就占Solana 付费用户的约20%。

因此,要让Aptos 作为L1 取得成功,需要有一系列独特的项目来充分利用Aptos 的并行执行引擎,而这些项目无法在以太坊甚至Solana 上完成。借助Aptos 新颖的Block-STM 设计,这些项目可能会以一种新的SocialFi 的形式形成,用户在这些项目中以小圈子的形式进行交互(如群聊),因为这些群组可以是流动的和动态的,同时也有点相互独立,所以相比Solana 或以太坊,Aptos 的并行执行引擎更适合它们。但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

尽管如此,Aptos 的主网发布仍然是加密世界中非常重要和具有像征意义的事件。它代表了Meta 工程师多年来为解决以太坊的可扩展性瓶颈而努力的结晶。Move 独特的语言特性意味着一定会有许多dApp 转而在Move 上实现,而不是继续在Solidity 或其他智能合约语言上实现。但是这些项目一定会在Aptos 生态系统中实施吗?没人知道。Aptos 可能会享有一些先发优势,即能够将Move 投入使用,并将其与Move 语言联系起来。但与此同时,它很可能会遭遇类似MySpace 先发制人却逐渐陨落的命运。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wwsww.cn/apt/1420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